您好,欢迎来到盐城六一艺术培训官方网站!
盐城少儿艺术培训

教育资讯 | news center

您的位置:盐城六一少儿艺术培训 > 教育资讯 > 不止是脱光、潜规则,艺考的水究竟有多深

不止是脱光、潜规则,艺考的水究竟有多深

最近,艺考正式拉开了帷幕。

 

无数怀揣着明星梦想的俊男靓女们包裹严实,等待赴考,明星考生更是轮番上热搜。



在这群人中,不少将来都会成为国内影视圈的一份子,说不定还会是未来的新星。


比如在艺考时就被星探发掘的古力娜扎,凭借着这股风头在娱乐圈迅速占领一席之地,如今也是当红小花。



然而对于广大观众来说,艺考就是娱乐圈的通行证,黑幕层出不穷


比如前几年传播最广的艺考女生陪睡,选择用卖肉来换取录取名额,入学以后还被教授继续潜规则。


演员扬子就曾在微博上晒出“献身”短信:


杨子哥,直白点说,我陪你睡能花钱让我进北电或者中戏么?


当然了,扬子给出的回复是:妹,不好意思,哥这两天身体不大方便哦!


太阳从那些秀丽的公园里收起了它最后一道霞光,月亮从天边升起,温柔的月光泼洒在公园里。 人一生中会遇到许多类型的朋友,像指路型、默契型、互助型、倾听型等。不同时期不同人在朋友的选择上也是不同的。如果是个初出茅庐、没有什么社会阅历的年轻人,指路型的朋友适合他;如果是想合伙做一番事业的,默契型的朋友肯定是他的首选;如果是想找个分担痛苦失意的人或者有强烈表达欲望的人,他们需要倾听型的朋友;如果是价值观已成熟、事业稳定的人,则会选择互助型的朋友。这跟年龄和经历有关系。 我现在更倾向于互助型的朋友,在互助当中彼此切磋找到方向,我觉得自己身边这样的朋友是最多的。在20多岁指路型朋友很重要,四五十岁的时候互助型朋友更多。在我的工作与生活中,与不同年龄层次的人打交道都很多,但互助型朋友变得更多些。在一块讨论、一块做事,共同寻找一些解决方式,也不存在谁给谁指路,也不存在心心相印那么重要。 比如说我要跟一个朋友去吃饭,这个朋友是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上次遇到困难最近才解决好,他想找我一起吃饭缓解缓解,或者说最近又有什么好的新的想法想互相探讨一下,这是我比较多的一类朋友。这类朋友不局限在同一个行业,在事业跟视野上都对我有帮助。 说道:“坐下吧,这些朋友都是我自己找的。比如说王石,认识十多年了,我认识他的时候他的公司已经快上市了,他遇到一些问题,我们一起去解决,包括讨论理想型企业为什么坚持不住,要经受利益的挑战。这么多年我们联系非常密切,逐步地变成朋友。但我们不跟他们做生意,实际上变成了精神上的指引,带有指路性。也有互助,比如说我做纽约中国中心遇到困难的时候,开始他不建议我做,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他却跟我说,你必须要做,已变成精神上的一种支持。比如说我们请泰达来做万通的战略投资人这件事,当我想不明白的时候,我就问问他,他说必须的,这是很好的一个选择,结果我们的确做下来了,这几年合作得非常好。这一类朋友是找来的,包括柳传志柳总,我刚发展公司的时候,主动找柳总见我,慢慢请教、学习,逐步就变成朋友。微笑。”过了一会儿当然最近还有马云等这样的朋友。我们这个圈子的规则,第一要真诚,要坦率,要赤裸裸。你不能装,你在这个小范围内再装,那更不是玩意儿!你说人多没有办法,你不装一下会影响别人的情绪,你装一下可以,如果就三五个人你还装,那纯粹是侮辱别人的智商;第二是不要有功利目的,无所求是最高境界;还有一个游戏规则就是要谦虚,水为什么越积越多,因为地势低,低的东西才能吸纳更多的资本,在朋友圈子里也一样,要谦虚。你不够谦虚,你总是希望教导别人,加上你再装,基本上很快被人踢出去了。所以说这样小范围地交朋友,真实、谦虚、没有功利色彩,大家都会舒服。我想,金钱——人类邪恶的根源;爱情——幸的话:“亲光消逝。” 然后,一个人是真诚、谦虚还是装,其实第一次见面时就能看出来。我们当时没名气,去求见柳总,6个人一起去,他都非常认真地跟我们探讨,后来干脆说,你们别来,我带着团队上你那儿,上我们保利大厦来讨论,这让我们很感动。后来就成了很好的朋友。慰:“再见,亲爱的!” <span< span=""></span<>


除此之外,花钱买名额的“黑幕”更是层出不穷。


曾经各大网站都流传着这样一段视频,北电三试放榜的时候,考生家长亲口揭露“录取潜规则”:老实说没有30万肯定录取不了


 

也曾有知情者列出过一份艺术学校报价单,不同艺术专业全都明码标价,高到令人咋舌。


难怪有人说,艺考靠的最终不是艺术,而是家长的财力


艺考背后,究竟有多少肮脏、龌龊的“潜规则”?!



而这些年艺考生数量急剧增加,全国报考艺术类专业的学生将近数百万人,将近占高考总人数的10%,也变成了所谓的百万大军过独木桥


除却那些肮脏混乱的歪门邪道,还有不少人是怀揣着艺术梦的普通学生,为了梦想拼尽全力。



他们背负着人们对于艺术生的误解,踏过千军万马尸体走上逐梦之旅。


央视专门为这群人拍摄了一部纪录片,讲述艺考生那些不为人知的“血泪史”——



曾经有人问:参加艺考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有一个回答让厂长印象深刻:若是想体验什么叫人生的大起大落,就去艺考吧

 

艺考生的辛酸,没有经历过的人很难真正理解。



很多人都会认为艺术生之所以走这条路,是因为文化分低,想要走捷径

 

然而真实艺考中的残酷,和高考比起来也有过之无不及。

 

比如来自新疆的艺考生丽莎,学的是播音与主持专业,最想去中国传媒大学。



因为太喜欢了甚至为了学习可以连饭都不吃,一门心思想考上。


但她的普通话却不太标准,和所有的新疆人一样不太分前后鼻音,为此她不得不一遍遍去练习,纠正自己的发音。



这是她第一次离开家乡来到北京参加集训。


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学习,经常压力大到睡不着觉,黑眼圈非常严重。


不仅如此,还要时刻担心自己的开销会不会超支:考试时一个房间一天都500多,让她直呼住不起。



而在课下她最担心的一件事就是:考不上了怎么办呀,怎么面对那么多支持自己的人?


最重要的是,考不上,对不起自己


爸爸还经常觉得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考大学都那么容易,就自己家的孩子要跟别人走不一样的路?



对于丽莎来说,她最怕的是自己后悔

 

所以哪怕是生病一个人蜷缩在床上,她都没有哭过。


但却在去参加考试的时候紧张的在考场走廊大哭,哭完又擦干眼泪继续参加下一场考试。



见识过北京的高楼大厦,她特别想要留在这里,哪怕只是生活一段时间,就足够了。


而在所有艺考生中,最辛苦的要数舞蹈考生


她们不仅要严格控制饮食体重,还要每天练习肢体动作,力求把每个动作做到完美。



为了提高身体的柔韧性还在不断挑战身体的极限


这些学生们在集训时一听说要开胸就立刻大哭,却仍旧没有放弃,一次次咬牙坚持。


 

一边练一边哭是常有的事。


在这些舞蹈生的宿舍里,最多的东西不是衣服和化妆品,是各种各样的



她们的辛苦,连爸妈提起来都会忍不住落泪。


有一位舞蹈生的妈妈提起女儿小时候练舞的日常,在艺校住校,发高烧发到连上铺都爬不上去。



即便是如此,女儿还是坚持了下来,从来没说过放弃。


妈妈说,无论如何,天道酬勤



当然了,很多人都觉得艺考生有钱,事实上并非如此。


很多艺考生的父母不是什么土豪巨富,只是一般的工薪阶层。


比如美术生肖思雨,从小在湖南长大,爸爸在北京一家饭店做经理,把她送到北京学美术。



爸妈两人在一家饭店打工,哪怕再辛苦为了女儿的梦想也愿意付出一切。



学二胡双胞胎姐妹赵潇琪赵潇雅,家庭条件就更困难。


爸妈把几乎所有的家庭收入都投入到两个孩子身上,妈妈更是很久没有买过新衣服。



每次来北京看孩子,妈妈住的都是最便宜的旅馆

 

在陪孩子参加艺考的时候,爸爸妈妈为了找一家便宜的旅馆,可以多走好几公里路。



虽然爸妈省吃俭用,但对姐妹俩却从不克制。


当然了,面对竞争激烈的艺考,不是每个人都能如愿考上自己理想的大学,为此有人甘愿一年又一年的复读。


比如学导演的张程,已经是第五次参加艺考了。



虽然身边很多朋友不能理解,但独自把张程带大的妈妈却一直在背后支持儿子。


张程的妈妈身体不太好,前几年查出来甲状腺癌



可想而知张程身上的压力有多大,他说,如果这次再考不上,就不再考了


焦虑、压抑、迷茫、痛苦,是最常伴随艺考生的情绪。


忙碌、快乐、疲惫、渴望、茫然、压力、痛苦、逃避、坚持……



他们往往比普通的考生要更早地接受竞争的残酷。


即便是考上大学,他们面临的诱惑和选择也比普通考生要多得多。


国内某网站曾经对100名艺校女大学生随机调查,40%以上的女生遭遇过“潜规则”



中央音乐学院一70多岁博士生导师,就曾主动坦白。


承认自己与一名女学生发生关系,并收取了10万元贿赂,以帮助该学生考上博士。


翟天临事件中和比自己小24岁学生结婚的院长,更是让不少人想入非非。



艺考生,其实真的不容易。


社会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没有绝对幸运的社会群体存在。


艺考也从来不是改变人生的捷径,别再用有色眼镜来评判他们。




相关新闻
cache
Processed in 0.00352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