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盐城六一艺术培训官方网站!
盐城少儿艺术培训

行业动态 | news center

您的位置:盐城六一少儿艺术培训 > 行业动态 > “中国人苦钢琴考级久矣”

“中国人苦钢琴考级久矣”

#编者按# 荀子在《劝学》篇里说道:“木受绳则直,金就砺则利。”考级的确可以使钢琴教学走向科学化规范化,也能让钢琴学生有学琴的阶段感,给了解自己的实际水平提供参考。但如果本末倒置,为考级而学琴,考完即停,这岂不是南辕北辙,贻笑大方




最近网络上流传的关于钢琴考级的两则笑话,尽管语言略显调侃,但从中我们可以看出目前关于国内考级的一些现状。作为家长,如何客观对待钢琴考级,这是一个值得认真对待问题。


问:如何毁掉一首经典的钢琴曲目?

答:将其纳入钢琴考级教材。

问:如何扼杀一个琴童对钢琴的兴趣?

答:学琴三年就让他(她)参加钢琴十级的考试。


在当今中国,作为一位有胆量、有见识、有勇气、有能力的钢琴老师,都应该开办“大跃进”牌速成钢琴培训班:


1、基础班:两分钟学会弹钢琴。

2、考级班:三年考十级(第一年三级,第二年七级,第三年十级)

3、提高班:五年做郎朗。

必广开财路,钞票汹涌滚进来。

.................


钢琴考级与中国


钢琴考级最初诞生于英国,后风靡于香港,是检验我们业余钢琴教育水平的一种社会音乐教育方式。


我国自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的近三十年间,钢琴考级在家长、教师、学生“三个客体”之间形成的“六组关系”中,微妙平衡而又风起云涌。


对考级制度,他们既爱又恨。



中国钢琴考级现状


德国钢琴教育泰斗凯沫林对中国钢琴考级制度谈看法时,非常严肃地表示:


中国的钢琴考级制度差得让他不想提起,让孩子们只练固定的曲目参加考级,这不是一种好的方式。


弹琴应该是一件持之以恒的事情,要综合全面地平衡发展,而不是翻来覆去地死记硬背几首曲子。


目前中国的音乐考级一直呈现趋之若鹜的现象,中国的家长为何如此衷于考级,难道仅仅是为了在亲朋好友前,炫耀一下自己的孩子考了多少级,以满足内心的成就吗?或者仅仅是为了升学加分


可是,即使考过了多少级,又能完全证明孩子在音乐上的水平及能力吗?


答案明显是否定的。


现在考级的机构,大多是以盈利为目的,考级教材的编写也一直比较传统单一,并没有从综合能力上要求和促进学生的学习。



教材和考试都是应试型的,实用性很差,完全没有掌握儿童的心理,甚至很多学生在考级中扼杀了对音乐学习的兴趣



奇葩的车尔尼练习曲定级制度


实际上,这是个长时间被延续下来的历史遗留问题


与其说这是我们的“特色”,还不如说在某种程度上学术被市场给收买了——大众熟知车尔尼体系,就都按照这个来安排了。


国内出版的大部分乐谱,很多封面都赫然写上“本书适合车尔尼作品599难度”等类似字样。


由于国内钢琴教学界,几乎所有人都知晓车尔尼,而他的作品599、849、299、740的曲目早已成为了很多琴童必学的练习曲。

但是仅仅用4本书来作为难度的尺度,未免有失学术的准确性,并且仅凭此来定级是否有些狭隘了。


美国钢琴教育家简•玛格拉施(Jane Magrath)是现任美国俄克拉荷马大学钢琴系主任,并在全美音乐教师协会和全美钢琴教育协会中任职。


上海音乐出版社已从美国Alfred音乐出版社引进了她汇编的一套《钢琴经典必弹》,深得国内师生的青睐。


而她本人曾花很久时间编纂的《钢琴家常用教学与演奏文献指南》在美国的钢琴教育界同样非常受欢迎。



书中的参考曲目对应的难度同样也是1-10级,但是其10级大约相当于国内考级难度的6级左右难度。


观察这份曲目单,作品涉猎非常广泛:


从巴托克的《小宇宙》到巴赫的《安娜•玛格达莱拉•巴赫的笔记本》,从布格缪勒《25首钢琴练习曲》(作品100)到巴赫《创意曲》,从克莱门蒂的《钢琴小奏鸣曲》(作品36)到柴科夫斯基的《少年钢琴曲集》(作品39),从库劳的钢琴小奏鸣曲到一些莫扎特、海顿、门德尔松、肖邦的简单作品。


这仅仅只是一份难度标准参考的清单啊!


这本书近600页,简介推荐了数百位钢琴文献史上作曲家的大量钢琴作品,筛选曲目以难度不超过玛格拉施教授界定的10级为标准。


而图中这份名单上没有提及一本车尔尼的练习曲(正文内容当然是涉猎了)。


其实,不是说车尔尼的作品不好,但实际上,一些老师自己未必可以弹奏几首,而被问及为何这么一首一首挨个儿教学生时,他们自己却只能吱吱唔唔地说“我的老师就是这么教我的”



钢琴老师学什么就教什么

是否有问题


中国著名钢琴教育家但昭义曾撰文说“我们的教师不应该以前学得什么,现在就教什么——他的意思,其实就是希望教师能够多元化地选择更多作品”。


当然,车尔尼钢琴体系的完善和全面性,早已被全球无数钢琴家的成功实例所证明。


但是,他的练习曲如果不能多元化的接触,什么都不尝试接触,只学习这四本书,是否会有盲人摸象的“嫌疑”呢?



国内钢琴考级,弊八利二


中国当代作曲家、钢琴教育家、上海音乐学院教授赵晓生先生多次怒斥:考级不能只为了拿一张形同虚设的白纸黑字,哪怕是10级。



现在全国除了上海音乐学院和上海音协的考级是分别每两年和每年全换曲目之外,没有一个机构可以这么做。


相比之下,高频率的换曲目对教师是一种考验,长时间曲目不换,从某种程度上“养肥”了一部分老师长期靠那些老三篇曲目“养活自己”


事实上,现在全国越来越多人考英皇考级(ABRSM)也是因为它在某种程度上说,是目前国内可以见到的考核制度相当完善全面的考试体系。


一方面曲目不仅是两年一换,涉及的曲目风格从巴洛克到爵士,熟知度比较小也让更多人可以有好奇心接触,同时公平竞争学习;


另一方面单人面试考核的时间也比国内的任何一个机构的要长得多(经常多达一刻钟)严得多,其中不仅要完整弹奏3首自选曲目,还要音阶琶音,视唱练耳、视奏等等。


当然,除了这些,英皇考级在其他方面也具有很强的优势。



单一性与复合性的差异


从技巧上来说,我国的孩子,是没得说的。部分孩子手指头的功夫确实了不得。但只要你与他们交谈,就会发现他们在音乐知识方面简直是“白丁”。不但说不出这首乐曲是什么时期的作品,音乐风格,创作背景,乐曲的结构,对这首作品该如何理解,有些孩子甚至连乐曲的曲名,作者是谁都不知道。


而英皇考生平时就需要有意识查看大量的音乐文献,来了解不同时期作品的风格有什么不同,主要作曲家的生平历史、趣事、佳话,经典作品的创作背景,如何分析乐曲的曲式、结构、织体等等。


最重要的还是要听大量的唱片来比较分析印证理论的学习,化被动的学习为主动的研究,而这是我们国内的学生最缺乏的一点。



考级系统的差异


在乐曲技巧难度方面(包括基本练习,如音阶、琶音等)国内与国外( 英皇 )考级的程度差不多,差异就出现在与国内不同的视奏,听力测试,乐理笔试这方面,较重视对乐曲大量的浏览,以提高视奏的能力,要求孩子随便抽一首同等程度或略低的乐段,能当场以略慢的速度弹奏出来,但不能有错音,不能停顿,节奏、奏法要正确,这就要求孩子有相当高的视奏能力。


相关新闻
cache
Processed in 0.005378 Second.